《高等教育市場化的隱憂》

在《教育規準論》的第四章〈市場導向的知識教育〉中提到,教育一旦走向市場化,政府在擬定教育政策時,就會以經濟效益作為優先考量,文化陶冶其次。現在整個國家的高等教育經費,很明顯重理工輕人文,因為理工科系的研究成果較可以快速轉化為具金錢價值的商品;人文科系的研究成果較為抽象,可提升人類精神文明,卻不能短時間內轉化成可以具體販售賣錢的產品。

台師大以教育起家,人文科系是傳統強項,主要任務是作育英才,培養出良師,良師再出去開枝散葉,把台灣的下一代教好。這個相對於科技研發是較為抽象的,小孩子有沒有教育好不是短時間一兩年內看得出來,液晶螢幕的研發卻是一兩年內有可能進入量產賣錢,在整個講求市場導向與經濟效益優先的社會,當然液晶螢幕的研發會較受到重視。

最近台師大校方最高興的新聞莫過於「五年五百億補助 台師大首進榜」,靠的是「華語文與科技研究中心」,獲得2億元的補助款,大概是其它學校分剩的餅乾屑。自己學校獲得政府經費補助,而且是首度拿到五年五百億,應該感到非常高興才是。師大國語中心與華語文研究中心是台灣最頂尖的,這也沒問題。但為什麼華語文會與「科技研究」兜在一起呢?我認為這就是高等教育嚴重市場化的趨勢,名稱裡面要掛「科技」才「潮」,講「科技/科際整合」才是流行,只是用電腦儲存檔案就稱「e化」或「數位典藏」,永遠名過於實。

在市場機制底下,全部人都在做量化的競賽,以量取勝,質其次。《天下雜誌》448期廖元豪(政大法律系副教授)名為「既不能文,又不能武的頂尖大學」的文章把台灣高等教育市場化的隱憂講得很透徹:「…… 許多在大學任教的朋友,一定都深切感受到這五年來,高等教育的氛圍變化很大。在「五年五百億頂尖大學」、「爭取世界排名」、「教學卓越」以及「大學評鑑」等計劃之下,大學原有的狂狷氣息早已不見蹤跡。取而代之的,是管理主義造成的唯唯諾諾與繁文縟節。這些計劃都有一些共同特徵:要求學校提出「量化」的績效數據,並且以各種指標來排序。不僅如此,這些排序、評鑑其實就是國家分配資源的標準。各個大學不能再躺在那兒等著經費從天而降,而是要努力對外證明自己做了許多事情,有很好的「績效」或「潛力」,因此值得國家投資……」。

有許多學術成果不是那麼容易容易量化的,領域不同,就不該訂一套規則要求所有領域都得照著做。可惜的是,目前台灣的學術環境就是如此。

 

廣告

About leeoxygen

吱吱喳喳,嚕嚕啦啦,嗯嗯啊啊.
本篇發表於 教育哲學討論區文章發表 並標籤為 。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