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從遞減的語音細說祖先的故事

http://sa.ylib.com/forum/forumshow.asp?FDocNo=1772&CL=6

語言是抽象的認知體系所衍生的社會行為,它的變化極快,很受環境影響,竟然也遵循奠基者效應的遞減原則,為人類祖先「出非洲記」的可能性再添一筆證據。

撰文╱曾志朗

人類對宇宙萬物的好奇,有的只針對很小的事物,一棵樹,一隻蜜蜂,大老鷹,小麻雀,露珠,花草,等等,都是個人可以在自己的生活範圍內,仔細觀察,詳實登錄,並記載它們的變化,數據豐富了,就能描繪出它們的特徵和個別差異。這些知識,加上自己參考專家的報告和論文,融會貫通之後,也能自成一家之言,變成業餘的科學人。最近我在一位朋友家,就遇到了一位退休的法官,他喜歡櫻花,數十年來,斷案之餘,研究各類花種,並在氣候適宜的山上買地,墾地,種起上品的櫻花;失敗,再種,請教各地專家,也出國去看各地有名的櫻花,和當地的研究員討論,然後回家改良。如今,每年春天一到,園子裡開滿美麗的櫻花,連國外專種櫻花的學者都大為驚豔,前來賞花,登門討教,大家都稱他為當代的櫻花博士。這種透過個人努力就可以達成的成就,例子很多,台灣有很多茶博士和業餘昆蟲家,學問都不輸給學院裡的專家。

但自然界的事物變化,常常是超乎個人的生命極限。一個人若想知道物換星移的變化,即使擁有最先進的天文望遠鏡,窮其一生天天觀測記錄,也只不過記下了星際間小小的一段變化。想要了解天體移動的現象,就必須靠前人數十年的觀測和記錄,靠前人之前的人數十年觀測記錄,還有之前,之前,之前的人觀測記錄後的累積和矯正。兩千多年前,天文物理學的先驅希巴克斯(Hipparchus)和托勒密能夠完成史無前例的星象圖,靠的當然是在他們之前數十代星象官的觀測和記錄。這類研究必須是一代又一代建立在時間主軸的觀測累積上。

另外,我們也可以看到有些研究則需橫跨空間知識的累積,才有解答的可能性,單靠個人也無法完成。例如,若想知道現在全世界到底有多少不同的語言,那答案一定不是一個人所能解答,必須有成千上萬受過語言學訓練的研究者,到世界各個角落聆聽並錄下人們說話的語音,然後在某些語言的特徵上,訂下比對的條件,才能數出一個一個不同的語言。用這種方式橫跨全世界各地的記錄,目前大概有9000種左右的不同語言。很顯然的,跨語言的研究,要靠散在各地的研究者集體努力才有可能。如果把研究的議題更擴大一點,問人類曾經有過多少不同的語言,那就更不可能是一個人的能力所及了。

更重要的是,歷史語言的追溯,不但要當代人的記錄,更要能比對上幾代學者留下的語音記錄和分析,進行重建的工作。而且由於遷徙和擴散,人們的語音也發生了變化,人類到底曾經出現過多少種不同的語言就很難計算了。例如在佛經裡梵文的"bhrater",其實和希臘語的 “phrater" 同源,可追溯到拉丁語的 “father",從中又變化成為古愛爾蘭語的 “brathir",到今日英文的 “brother"。所以,想要解答人類語言如何起始和演化的大「哉問」,則時空語言資訊的整合,就絕對需要集合數代的研究者,成立跨越時空的基礎建設平台。

這個巨大的語言建設工程,是由德國萊比錫馬克士普朗克演化人類學研究所的一群學者,號召全世界40多位學有專精的語言研究者共同完成,基本上是一個很大的資料庫,收集了各地語言學者竭畢生之力所建構語言結構(語音、語法和詞彙)的敘述性資料。一共有141張語言地圖,每一張地圖登錄了從120到1370種不同語言的特徵描述,每一個語言的每一特徵都用一個符號來代表其程度的多寡。整個資料庫一共收集了2650種語言,包括了超過5萬8000個記載語言特徵的數據點(date的point)。

2005年夏天,牛津大學出版社發行了這個資料庫的光碟版,馬上就引起全世界對語言研究有興趣的專家學者及業餘人士的注目,資料庫的使用頻率非常驚人,新的數據包括一些已經消失了的語言的特徵資料,也被研究者主動納進。到了2008年,才三年時間,資料庫就必須重新整理編輯,而目前已有線上版本出現了,對語言多采多姿的表達方式,提供了最完整的證據。

【欲閱讀更豐富內容,請參閱科學人2011年第111期5月號】

廣告

About leeoxygen

吱吱喳喳,嚕嚕啦啦,嗯嗯啊啊.
本篇發表於 語言學 並標籤為 。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