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緒與學習效果 (上)

http://ctld.ntu.edu.tw/epaper/?p=1044

臺大教學發展中心「樂在學習系列演講」
主題:情緒與學習效果(上)
時間:2008/12/1 (一) 12:30-14:30
地點:臺大物理系/凝態中心 104 演講廳
講者:陳淑惠(臺大心理學系副教授)
整理:賴慧玲(學習促進組幹事)

情緒可以是妨礙我們學習的重要理由,但也可以是促進學習的動力。我本身所學的是臨床心理學,在今天的演講中,我想藉由一些研究的訊息,來討論我們如何看待情緒的處理與掌控,讓情緒不會干擾我們的學習狀態。目前情緒與學習的研究多著墨於國中小學生,研究結果顯示,學習成績較不理想的學生,情緒也往往較差;而憂鬱指數較高的學生,學習效果也常受到干擾。大學生情況或許會更複雜,不過根據我長期所做關於青少年憂鬱的研究和臨床經驗,使我思索情緒是否可以成為個人學習成長的助力。我曾見過不少聰明的學生因為情緒的影響,而產生嚴重的問題,甚而犧牲了課業和其他學習機會。今天的演講題目,是我心裡想說的結論,也就是情緒會影響到學習效果,所以我們需要好好處理;我更想談的,是在眾多情緒之中危害漸深的憂鬱症問題,而國內外的憂鬱症研究正好有許多訊息可以提供我們參考,啟發我們如何協助、開發自己,將自己的潛能發揮得更好,為個人、社會甚至全人類提供更多的貢獻。今天我將以心理學一些典型的情緒研究,來說明情緒如何干擾我們的學習效率。

情緒多面向

情緒和學習效果之間的關係以科學觀點來研究抽象情緒,是當代學術十分熱門的方向。目前最廣為研究的三個情緒可能是焦慮、憂鬱與生氣,三者獨立卻又互相影響,例如有考試焦慮的同學在正式考試時因焦慮而腦袋空白,結果考試成績令人挫折而感覺憂鬱。如果我問同學你快不快樂,你該怎樣衡量自己是否快樂?從中文字面意思來看,「快」意味著迅速短暫,因此快樂通常不持久。相對地,負面情緒雖然常常是在特定環境和原因下產生的,可是被長久保留的機會卻大過於快樂的情緒。影響情緒和學習效果的因素非常多,在此我將不討論個人體質性的因素所導致的情緒問題,而專注在由明顯原因所導致的情緒狀態,藉由釐清情緒背後的理路,我們可以找到改善的契機。情緒其實是多面向的,例如緊張時生理也會有心跳加快、手心冒汗的反應,而腦袋則是一片空白或混亂。很多人的經驗是在心情不好的時候會想得比較多,而且想的內容通常也比較負面,連帶影響你接下來的行動。因此,情緒的出現包含了一套內在已組織好的 set (生理、思想、行為)。當你能夠了解自己的整套反應,便有機會能夠掌控自己。

學習時,我們需要策動大腦的認知系統來執行,但情緒不好時,我們也會使用很多腦力思考負面事物。因此在有限的大腦資源下同時學習和咀嚼情緒,多拿一點腦力來思考情緒,自然就少學了一點。因此,很多人試著說服自己或朋友「別難過,不要想」。不過,從臨床心理學的角度來看,可不要「不要想」。根據心理學「白熊研究」顯示,要你別想的事你越會想。假如考試前發生了讓你覺得委屈的經驗,也許有人真的能夠完全不去回想這件事而專心唸書,但也有人是越要自己不想,結果想得越多,因此佔用了學習的心思與時間。情緒與學習在大腦資源的競賽之中,如果情緒戰勝了學習,使學習效果變差,心情也可能因此變得更差,成了一個惡性循環。陷在這個循環中的個體,可能就會心情更低落,嚴重者會產生憂鬱。和強迫症患者不同,憂鬱症患者的思緒是很有邏輯的,所想的事物在大多時候是符合他的經驗真相而非無中生有的,只是想法停不下來,也就無法花腦力去學習。當發生了一件不愉快的事時,人們常會去思考這件事的緣由和未來的可能性,然後又回頭想「我為什麼要想?」、「我不要想」。用這套方式來面對情緒,結局可能是越想越多,因為負面想法會帶出更多負面想法,還會影響後來的行動,產生更多不愉快的情緒和壓力。這是一種負面的處理方式。

情緒的功能

情緒對學習的干擾情緒有很多功能,它可以透過語言或非語言(如音調和表情)來溝通和影響別人。雖然我們從沒在學校學過如何理解別人的情緒,但卻常能感受出別人的情緒狀態,因為這是生存的重要條件。過去研究顯示,在人際溝通和表達上,大約有 70% 的情緒不是透過語言文字表達,這些沒講出來的情緒才是大宗。雖然沒用語言表達,但還是可能透過其他人類共通的非語言來表述自己、希望對方理解。情緒的另一個重要功能,是驅動這個人腦內的思考、組織、計畫和行動。一個沒有什麼情緒或是情緒一直很低落的人,要啟動一個行為是困難的。例如在心情沮喪的狀態下,有同學邀約打球,就算是籃球高手也很可能會說不想去。他動不了,因為少了 motivation 。因此情緒在行為驅動上扮演重要角色,當你情緒很 high 時,行動力自然提高。另外,情緒的另一個功能是幫助人自我確認。當你做一件事獲得別人讚美而心情愉快,說明了你喜歡做這件事。情緒能幫助我們去辨識、確認自己的偏好,進而決定要不要朝這個方向發展或修正。因此情緒的正向後果,是幫助我們作好反應的準備、調整決策、提升重要事件的記憶和催化人際互動。如果你的情緒持續處於正向狀態,你的學習效果會比較好,在正向互動的過程中(如歡樂派對),人與人的關係也容易拉近。但反過來說,當你心情不好時,腦袋會想起一件件不愉快的回憶,就算這個回憶已經久遠,也會因為和你不愉快的 mood 有一致性,而被一一喚回。情緒最壞的負面效果,就是「違反比例原則」;對錯誤的人、 timing 和情境發洩錯誤強度的情緒(如遷怒),結果是損人不利己。所以,情緒有正面效果,但如果情緒的出現、呈現、處理不當,則會有負面的結果。

負面情緒 VS. 大腦功能

在人類大腦心智活動的眾多功能中,有一項叫做 executive function :在經驗中比對曾經出現的概念。如果出現一個未曾經歷過的情緒(如第一次分手),無法在過去經驗中比對出結果,對多數的人來說,會很難決定這個情緒經驗到底是什麼。我們往往在事情發生之後才知道發生的事情是什麼、有多嚴重;而在事件當下,我們只能先創造一個概念(姑且不論概念是否正確),一個想像中連得起來的經驗,然後在事後比對時被取消或修改。如果一個情緒經驗是你曾經經歷過的,你會直接把這個經驗放到已經架構好的一套認知概念中;如果是未曾經歷過的,你的腦袋會先創造一個位置存放這個記憶,再依照後續經驗來修正這個記憶的保存,最後形成一套認知的概念。心理學發現人的腦袋裡有很多一組一組的結構,點一個點,會拉出一整套結構出來。在憂鬱的狀況下,很多負面的經驗也是這樣地集結在一起。因此,只要一點點的刺激,這個人的負面情緒便會整套地被帶出來。這樣的「比例不對」也說明了為什麼憂鬱症如此難解;在小小負面事件之下,有一整座負面冰山,這個個體將浸溺在這樣大量的負面情緒氛圍中,無法自拔。

人的心智執行功能能幫助我們 planning 和掌握時間,可以一腦多用。但大腦出了問題,便無法一腦多用或轉換思考,只能「執著」在某個點上,很難「分心」。「分心策略」是情緒處理上的有利工具。當一個個體陷在負面情緒漩渦中時,分心的訓練是非常重要的。有些同學在幫助情緒低落的朋友時,常會說「你不要想就好啦!」,但就是因為對方自己無法控制地會去想,才會陷在負面的情緒之中。 雖然對情緒低落的人來說很困難,但 shifting 的能力是很重要的,是我們大腦執行功能中重要的一環。除了轉換能力,大腦還要能控制專心。大部分的時候大部分人的前額葉都能充分提供我們的控制力。當我們學習時,其實我們全方位的感覺(聽、視、觸、嗅覺等)都是開啟的,只是把注意力專注在學習的事物上,大腦的執行功能會協助壓制不必要的刺激,否則便無法專心學習。然而情緒負面的個體,大腦壓制的力量會打折扣。一個重要的心理學理論告訴我們,人的大腦認知容量是一個 limited capacity 。當多做一件事時,就會少做一件事。所以如果大腦無法有效壓制其他刺激(如情緒),其他刺激便會分散大腦能量,使學習、判斷、決策等等活動獲得的能量減少。因此,憂鬱個體在執行一件事的大腦能量會比沒有憂鬱症的個體還差。聰明的人也許大腦開發得多,capacity 也相對地高,所以就算情緒出問題,還是能把事情做好,學習表現依然優異。但該注意的是,如果沒有情緒的干擾,這個聰明的人可以把大腦空間更有效地利用,把自己的潛能發揮得更好。這樣的同學如果出問題,通常是大問題而不是小問題,因為能使他的表現下降的情緒問題,所佔的大腦空間一定很大。(下期待續)

文章發表日期: 2009 年 03 月 27 日

廣告

About leeoxygen

吱吱喳喳,嚕嚕啦啦,嗯嗯啊啊.
本篇發表於 教育學院 並標籤為 。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