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豐大酒樓〉

我想在酒吧聲流中載浮載沉的巴特是寂寞的,不論他是在等待、在打發、在釣人還是被釣,寂寞的人總是對聲音有著超級尖銳的敏感,因為這世界上最巨大的聲響總是腦裡的獨白與想像的對話。只有寂寞的人不斷聽到主體之內巨大的空谷迴響,也只有寂寞的人需要不時溢出主體意識、溢出主體思維、溢出主體感官而漂流離散,像張愛玲對市聲的迷戀,像現代獨居者喜歡開著電視不看。孤獨的人在聲音之流中與世界同在,同在之時能暫且讓外在的聲音淹沒內在的聲音,彷彿也就可以暫時忘記了自己、忘記了孤獨。

《感覺結構》—張小虹

廣告

About leeoxygen

吱吱喳喳,嚕嚕啦啦,嗯嗯啊啊.
本篇發表於 人文學院 並標籤為 , , 。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