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公車讓位的道德思考》

《教育規準論》第八章〈亞特力士的抉擇:蘭德與賈馥茗的道德對話〉177頁提到,蘭德認為倫理神祕主義、倫理社會主義、倫理主觀主義在論述方式上雖然有所差別,但在內容上都是「利他主義」,意即「個人沒有維護自我存在的絕對權利,只有為他人服務時才能找到存在的正當性。於是在利他的主軸下,自我犧牲成了最高的義務、美德與價值」。這讓我想到關於公車上讓位的事。雖然這個主題前面已有些討論,但我想在此提供比較完整的個人看法。

「讓位給老弱婦孺」是台灣社會普遍接受的道德原則,我舉雙手雙腳支持。但在道德實踐上問題卻層出不窮。以我平時搭公車觀察到的現象為例,常常車上明明還有位子,雖然前面單人座位已滿,但後面雙人座位還很空,就有一些老人有位子不去坐,卻喜歡杵在你前面施加壓力,彷彿你佔到他平常每天坐的位子,如果你不站起來讓位,就是違反「讓位給老弱婦孺」的道德原則,就是道德敗壞的年輕人。

第二個問題是:「老弱婦孺的定義為何?」。實踐上,我們只能以目測主觀認定誰符合自己想像中的「老弱婦孺」,如果符合則讓位,如果不符合則繼續坐著。常遇到的是,有些阿伯不認為自己需要別人讓座,請他坐下他還會不高興。另外有些人是獨愛站著,不愛坐著,所以讓位給他,他也婉拒。懷孕初期的婦女有時看不出來肚子有變大,肉眼看不出來如何讓座?一個蹦蹦跳跳的小學生,是否要讓座給「孺」?所為「弱」者,肢體障礙人士很容易辨別,所以沒有問題,但肚子痛、腸胃炎、頭痛欲裂的人呢?外表看不出來有明顯需要讓座之處,但明明身體很痛苦卻無法坐下,特別當你是年輕人,別人都認為你該讓位的時候,要怎麼辦?

我們的社會在做道德價值判斷時常隱含「利他主義」的原則,崇尚受苦和犧牲,要自我壓抑、馴服屈從、自我否定才是「有德者」,卻不顧每個人的個別狀況,動不動就以自以為的道德標準批判他人。這個「社會」是一個「集體」,是除了被批判者以外的所有其他人。這種扭曲的集體價值判斷體系,是我們需要多加思考的。

廣告

About leeoxygen

吱吱喳喳,嚕嚕啦啦,嗯嗯啊啊.
本篇發表於 教育哲學討論區文章發表 並標籤為 。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