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

和你站在旅社一樓的門口講話,商量著以後去你家我該住哪裡。那是一間地區型的小旅社,一樓接待大廳由片片玻璃圍起,櫃檯只有老闆娘一個人,老闆娘的姿態很高,表明不接受學生短住,我說約莫兩三個禮拜住一晚,老闆娘還是不接受,有錢不賺,就是不做學生的生意。

會自己找旅社住的原因是不想再給你家添麻煩,兩三個禮拜去住一次,我要是主人我也覺得煩。印象中你也曾暗示過,如此高的頻率你也有些不方便,一來你也有自己的事要忙,二來感覺到父母的壓力,這麼常帶人回來過夜不好,所以我才想乾脆自己在你家附近找一間便宜的小旅社。

這件事吵完後,手機響起,你得知學校有事,不知道是班上同學還是社團,你得趕回學校一趟。你的學校地處偏遠,途中需經過一片冰原,才能到達茂密的針葉林,在針葉林底下看到一群正在活動的人就表示到了。

那片冰原非常大,已經分不清楚腳底踩的是實實在在的土地還是湖面結成的冰,非常沒安全感。冰的狀態有點半消溶,並非雪白,而是像琉璃一樣晶瑩剔透,偶而還會反射頭頂刺眼的陽光。

以前到別的地方都是我帶你,這次換你帶我,因為這裡環境你比較熟悉。我們穿著滑雪板,一步一步向前進。

一路上經過許多險惡的地形,一下子要繞過無底深淵的湖,一下子要在海嘯般高的浪(卻是冰凍住的)底下滑行,還要防止毒蛇猛獸侵襲。

我非常害怕,但是我知道我可以撐下去,因為你在身邊,因為你會帶領我度過重重難關,再怎麼害怕,有你在我就放心了,只管跟著你的腳步走,環境看似惡劣,危險卻都會在快發生時停下來。

真的由衷感謝你陪我走這一段路,這樣冰天雪地的地方,我大概不可能自己一個人來,就算來了,也可能走幾步就掉頭回家。但你的勇敢,你的仁慈,你的善良,引領我一步一步緩緩前行,雖然我不知道在你眼中我們的關係是什麼,但我當你是我的貴人。

過了半個鐘頭,視野內隱約可見一大片針葉林,底下有一群人正在從事各式各樣的活動。我們滑了過去,一位位地向他們揮手打招呼。

我站在你身邊顯得渺小,畢竟這裡是我的客場,四周都是你的好友、同學、夥伴,我卻只是個身分不明的奇怪人物,別人應該很納悶我是誰,為什麼你會帶一位他們都不認識的人過來。

你自個兒顧著和他們談天說地,有說有笑,我被晾在一邊,不知該怎麼辦,不知是要找點事情做做還是偷聽你們在聊什麼。印象中你完全沒提到跟你來的這個人,他在你的朋友圈好像不存在似的,是沒有地位的,或是故意想隱藏,不想讓人知道的。

雖然有點傷心,但還是阿Q地自我安慰說這是小事,沒什麼好計較的,不要太小家子氣了。

你在朋友面前不曾為我增加份量,卻在我摔倒的時候願意扶我一把,這樣的關係究竟是什麼?似乎是比普通路人更進一步的交情吧。我只是一個你同情的對象,卻不是你在生活中願意承認的對象,一切似乎都只是我自己自我感覺良好。

內心某種潛意識如此呼喊著,我不滿你不重視我,但理智上卻如此自我麻痺,依然一廂情願地把你當作我心目中的重要人物。

走著走著,約兩百公尺後,人潮聚集處也快到盡頭。陽光越來越次眼,望著你,我從夢中慢慢地醒來。

 

廣告

About leeoxygen

吱吱喳喳,嚕嚕啦啦,嗯嗯啊啊.
本篇發表於 心情雜記。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