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識世界/視界》

每個人都有打瞌睡的經驗,但有多少人仔細體會打瞌睡時的意識世界?

那是介於打瞌睡與做夢之間的意識層。無法控制,卻能由自己的意識主動給予些許暗示,並透過暗示,誘導出你期待或是符合你暗示的夢。你可以感覺到房間的光亮(因為只用毛巾矇著眼睛,燈是開著的),卻不會因為光亮醒來。你可以聽到其他房間房客開門關門的聲,但不會被聲音吵醒。你可以感覺到肚子餓,該是吃晚餐的時間,卻不會因為肚子餓餓醒。這是一個多麼奇妙的意識/潛意識層次。

我夢到我剛結束節目外景的主持工作,與僅雯肩靠肩坐在旁邊放包包的休息區聊天。我們聊著對搭檔過的夥伴印象如何,因為是採輪流制,每個夥伴都會輪流搭檔過一次,跟我搭檔過的還有一些女藝人。我向僅雯訴苦,並問她對跟我搭檔感覺如何,她說我心裡只有自己,所以能感受到的寬度不夠,廣度不足,要敞開自己心胸。心靈交流之後是肉體的交流,我們沒有脫衣服,只是雙胸緊靠,彼此依偎,兩腿交纏,彷彿公蛇與母蛇。透過肉體交流,苦悶的心靈得到寬慰。

接著場景瞬間跳到我現在的租屋處。現實世界裡我住的是進門右手邊第二間,夢境世界裡我夢到我原先住進門左手邊第一間,住了幾個月,等原住戶搬空後我才換房間。住進門左手邊第一間是剛從外縣市來這邊求學的時候,什麼都不懂,什麼都不會,人生地不熟,只求有個地方住,就找到了這個租屋處,只好住了下來。我的房間很簡單,一張小桌子,擺著一台有點份量的筆記型電腦,偶爾打遊戲,偶爾做作業。還有不可或缺的電視機,一定要安裝第四台,看著綜藝節目,聽歌,還會轉到體育頻道看棒球。生活是如此簡單。後來換房間後,不知怎麼搞的,壓力變大了,說不上是哪種壓力,有些對環境不適應,有些課業壓力,有些孤獨,還有些無法以言語形容的壓力。但我還是咬著牙撐下去,住了好長一段時間,有兩三年吧。從搬到新房間後,每次出去路過以前住的房間,還是會好奇地開門進去看看。看現在住的房客擺設如何,是不是跟我的擺設差很多,我不希望他的擺設跟我差很多,不喜歡他把房間塞得滿滿的。

看完以前住過的房間,我打開走廊的門,迎面而來的是夏日刺眼的陽光,夢也醒了。

廣告

About leeoxygen

吱吱喳喳,嚕嚕啦啦,嗯嗯啊啊.
本篇發表於 心情雜記。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