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意識‧心靈》

我的直覺包含了極突然而意外的看出一個事實,我的夢意味著我自己、我的生活與我的世界,我的整個存在都抗拒著由另一個陌生心靈為它自己的目的而樹立的理論架構。這個夢是我的,而不是佛洛依德的,一剎那間,我恍然大悟我的夢的意味。

—《人及其象徵》47頁‧榮格主編‧龔卓軍譯

My intuition consisted of the sudden and most unexpected insight into the fact that my dream meant myself, my life, and my world, my whole reality against a theoretical structure erected by another, strange mind for reasons and purposes of its own. It was not Freud’s dream, it was mine; and I understood suddenly in a flash what my dream meant.

—〈Man and His Symbols〉p.57.by Carl G. Jung

這是書裡我非常喜歡的一段話。榮格早年師從佛洛依德,後因與佛洛依德對釋夢的觀點與方法不同而分道揚鑣。象徵、神話、原型是榮格夢的解析中非常重要的觀念。夢的解析並非像許多人認為的拿著一本坊間「釋夢百科全書」,對夢境裡的事物與意象做一對一對應所能理解。相反的,夢的詮釋很複雜,且只有在做夢者個人的背景脈絡下有意義,類似的場景出現在不同人的夢裡有不同的意義,其意義與做夢者當前的生命課題有關聯。

既然釋夢是如此私人的事情,我不期待別人能理解我的夢,我的夢只對我自己有意義,也只有透過自己努力理解、思考、體會,才能洞察夢透露給我的訊息。我們無法控制要做什麼夢,就像我們無法控制心臟跳動一樣,只能被動地等待潛意識呈現給我們的夢境。在夢境裡我們也無法完全掌控自己的身體或意識,只能看著週遭場景變化,人物來來去去,常常感覺心有餘而力不足。

小時候的我的確是這樣的。直到兩三年前我才感覺自己在夢境中的意識主控權大大增加,慢慢能夠照我心所想行事。當我想痛扁跟我講話的人,我看到我的手的確伸出去痛扁對方,對方也彎下腰哀嚎。以前的我只能在腦海裡想著痛扁對方,但看不到自己的手伸出去,對方也「整欉好好」,絲毫沒感覺到。

夢裡意識主控權增加所顯現的意義仍不清楚,至少對目前的我來說是如此。夢從來就不是簡單的事,簡單的思考會忽略許多有意義的線索。夢可能是先前生命經驗或事件的潛意識反應,也可能是預後(prognostication),對未來的事件提出警告。因此對夢的理解可能需要很長一段時間,反覆思索,甚至累積一定量的夢,觀察反覆出現的意象與其他小細節,抽絲剝繭,交互辯證,直到透露一絲曙光,我們才能有一點點的把握說這個夢代表什麼意義。

從單細胞生物思考到想太多,也是近兩三年的事。對我而言,沒有任何答案不意味欠缺思考、魯莽行事;相反地,是思考周延縝密,經過許多邏輯推敲辯證,發現沒有任何一個答案是令人滿意的,所以沒有答案。我不期待別人能瞭解我的思考過程,思考過程與理解夢一樣私密,只對自己有意義,必須放在個人經驗背景與生命脈絡下詮釋。因此,我的洞察、我的理解、我的體會是我自己的,成長只有自己知道,別人的評論只是他們對看到的表象提出看法,一大部分充其量只是偏見或基於他們個人價值觀的好惡判斷,不適用在我身上。現在的我處於情緒的低點,卻是心靈意識的高點,活這麼久從來沒對自己如此誠實過,我正面對著以前不敢面對的,我正在翻轉我自以為的、也是你們自以為的這個世界。我的生命是我的,我自己負責。

廣告

About leeoxygen

吱吱喳喳,嚕嚕啦啦,嗯嗯啊啊.
本篇發表於 藝術學院, 心情雜記, 教育學院, 人文學院 並標籤為 , , , 。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