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的記錄:師大路、浴室、小房間》

夢裡的我忽然領悟到,夢中的場景都是真實的。我從政大書城旁的巷子平移出來,會說「平移」是因為感覺不到腳在地面上,腳是離地而固定的,隨著我意志的控制往前平移。到了師大路上,人很多,車很多,有點像嘉年華會。忽然眼前來了一輛比正常體積還大一點的腳踏車,上面坐著一男一女,男的駕車,女的在後座,我不知道他們彼此是否熟識。他們邀請我搭便車,我上去了,變成三貼。神奇的是,稍為退後看自己(不同於那個平移的「自己」),我覺得自己是趴在一輛汽車的後車廂蓋上(這個感覺是由平移的「自己」得到),那位男生坐在後座左邊,女生在後座右邊,我正好趴在女生後方的玻璃上。女生穿得有點低胸,我努力尋找是否有角度能看到一點乳溝,果然被我看到了。

車子從政大書城前沿著師大路人行道繼續向前行。到了漢堡王前面,我看到右前方站了一整排警察,這些警察都沒戴帽子,而且每個從頭到腳都是一樣的白色警察制服,面孔不是很清晰,只覺得都是警察。長怎樣不重要,重要的是我害怕他們把我攔下來,因為違規三貼超載又沒安全帽。忽然間我聽到有人喊我,向我打招呼,聲音非常熟悉,是一個叔叔,但我花了一秒鐘才想起來他是誰。轉頭往右後方一看,叔叔和他太太兩個肩並肩站在綠色的郵筒旁邊向我招手,好像歡迎我去他們家玩。我記得叔叔和他太太年輕時在這附近也待過十幾年,他們應該是舊地重遊,而我則是在這裡住了一段時間準備要離開。叔叔的招呼讓我放心,因為我知道警察不會抓我。這位叔叔好久不見,我想停留一下和他敘敘舊,於是跟前面騎車的男生說我要先下,他們可以先離開,不用等我,我可能會聊十分鐘才走。車子騎走後,場景馬上又換了。

我在一個比九分滿還多一點水的浴缸醒來,正在泡澡。長方形的浴室有點老舊,是我討厭的小格子磁磚。燈光有點昏暗,只有一支燈管。氣窗很高,我躺在浴缸裡抬頭仰望,似乎想用力呼吸窗外的空氣。我腦裡正在思考剛剛唸書時悟不透的物理觀念,花了很多時間在物理,對角動量、引力、加速度、摩擦力等等卻還是非常沒把握,只要考出來一定不會寫。我忽然領悟,似乎每次晚自習只要讀書讀到卡住,我就會來洗澡放鬆,當作中場休息,洗完澡再戰。所以我決定好好放鬆,不再想物理的事,眼睛盯著白色而有點泛黃的牆壁放空。浴缸有點窄,我的腿必須縮起來,有點不是很舒服。可能因為放鬆而起了色心,轉頭往右後方一看,一男一女兩個年輕高中生正在做愛做的事,他們的表情看起來就是一副偷吃禁果又害怕被抓到的樣子,而我正在觀察他們,他們卻不知道我在看。

忽然間場景又變換了。我在一個只有兩坪大的小房間醒來,醒來的時候是雙腿盤坐在木質地板上。房間有一張只有四支腳而沒抽屜的桌子,有一張單人床,我身後好像有個很高的衣櫃,因為沒有轉頭看所以不太確定。房間在很高的地方有個氣窗,因為我雙腿盤坐,位置非常低,感覺高高的氣窗遙不可及,有點無法呼吸外面的空氣。房間燈光帶點黃色,有點昏暗,不是很舒服。我猜這時外面也正好是日落黃昏吧,房間內與房間外的光線顏色一致,昏昏黃黃。這個場景很短暫,到這邊就結束了。

夢裡的我知道我正在夢裡,經歷了三個場景,分別是師大路、浴室、小房間。夢裡的我無法一時間參透這三個場景的關聯,不知道有什麼意義,也不知道究竟在暗示我什麼。帶著疑惑,我「浮」上來,會說「浮」是因為做夢就像潛水,水的最深處就是心靈意識的最深處。做夢的時候在水底,夢快醒的感覺就像由水底慢慢往上升,終至浮出水面,達到正躺在床上睡覺的那個自己。

廣告

About leeoxygen

吱吱喳喳,嚕嚕啦啦,嗯嗯啊啊.
本篇發表於 心情雜記 並標籤為 , , 。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