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大班的最後一夜》

「近兩三個月,有一個在台灣大學唸書的香港僑生,夜夜來捧朱鳳的場,那個小廣仔長得也頗風流。金大班冷眼看去,朱鳳竟是十分動心的樣子,她三番四次警告過她:闊大少跑舞場,是玩票,認真起來,吃虧的總還是舞女。朱鳳一直笑著,沒有承認,原來卻瞞著她干下了風流的勾當,金大班朝著朱鳳的肚子盯了一眼,難怪這個小娼婦勒了肚子也要現原形了。」

–白先勇〈金大班的最後一夜〉,收錄於《臺北人》

人稱金大班的金兆麗原是上海百樂門的當家大紅牌,到了台灣落腳西門町夜巴黎舞廳仍是臺柱,這篇〈金大班的最後一夜〉寫的是金兆麗退休前最後一個晚上在夜巴黎舞廳遇到的種種事情,也是她舞女生涯二十多年的縮影。

朱鳳原是苗栗採茶姑娘,父親酗酒,後母虐待,在家裡待不下去北上討生活。剛進舞廳這一行有許多規矩還不懂,常得罪客人,被店經理轟得滿頭包,幸虧金大班收留,從應對進退一點一滴教導她,慢慢帶她上手,並傳授這一行的生存之道。會上舞廳的男人沒一個好東西,在那裡上班的小姐也是用青春肉體討生活,因此把酒言歡,逢場作戲,誰認真誰就輸了。朱鳳對一位來臺大唸書的香港僑生動了真心,並為他懷了孩子,所以她輸了。如同老梗劇情,男的跑不見蹤影,獨留懷孕的朱鳳暗自啜泣,不知該墮胎還是生下來,生下來也沒錢撫養,她自己更是會因為已經被開苞而人氣下滑,沒有男人願意再叫她的檯,當然就更賺不到錢了。

金大班對此很生氣,朱鳳是她一手栽培大的。金大班生氣的不是朱鳳暗自與男人勾搭,最後什麼好處都沒撈到,而是她的多年心血,也就是朱鳳今天的一切成就,就因為她一時糊塗而付諸流水。這讓我想到〈藝妓回憶錄〉裡面楊紫瓊飾演的實穗,也是大紅牌,對剛被父親賣到酒樓的小百合(章子怡飾演)百般照顧,保護她免於藝妓之間的鬥爭,並幫她抬高身價。

〈金大班的最後一夜〉與〈藝妓回憶錄〉非常相似,金大班就是實穗,小百合就是朱鳳;最值錢的就是處女之身與青春肉體;十幾歲少女愛上可以當自己爸爸的大叔;大叔包養幼齒小老婆;女人週旋於富商小開之間,如果已經四十歲,年華老去像金大班,選個半腳踏入棺材,有大筆財富又不會夜夜需索無度的老男人嫁,撐一陣子直接坐領大筆遺產,偶然間遇到未經人事的二十歲小處男,帶回家直接吃掉,祭弔自己已逝去的青春,也彌補自己少女時被老男人玩弄的心理缺憾。真感情? 又不是年輕小夥子,老娘已沒本錢談真感情了,衣食無虞過完下半輩子,安享天年才是真的,所以錢很重要,因此要找個大自己二三十歲的有錢老男人嫁。至於小處男,因為沒社會本錢,同齡女孩看不上他,有個正熟女金大班能幫自己增加經驗值,何樂而不為? 不知道金大班有沒有給他紅包就是了。

〈金大班的最後一夜〉全文:http://www.angelibrary.com/modern/bai_sin_yon/1.html

廣告

About leeoxygen

吱吱喳喳,嚕嚕啦啦,嗯嗯啊啊.
本篇發表於 心情雜記, 人文學院 並標籤為 , 。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