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片血一般紅的杜鵑花》

主角是舅媽家的男長工王雄,故事以第三者的角度敘述王雄的生平,由此可體會王雄走向自殺之路的心理歷程。「血」是杜鵑花爆開的顏色,也是王雄的血。杜鵑花是王雄當長工時細心照料,一手呵護長大的,可視為王雄死後靈魂的遺留。故事裡的小公主麗兒最喜歡杜鵑花,常常在杜鵑花叢裡蹦啊跳的,王雄很疼這小娃兒,為她親手栽了整園子的杜鵑花,王雄的死和麗兒有很大關係,杜鵑花繼承了王雄剛開始對麗兒的疼愛以及被麗兒傷了心後的王雄靈魂。

若依新聞報導的角度或一般讀者的看法,可能會認為麗兒拒絕讓王雄接送上下學,因為同學嫌他像大猩猩是傷心的開始,後來麗兒打破王雄苦心孤詣為她準備的魚缸是爆點,導致最後王雄的自殺,但我覺得沒那麼單純。故事一開始王雄就讓麗兒當馬騎,或許是王雄疼麗兒;但隨著麗兒上國中,同儕看法影響甚鉅,被同學形容是大猩猩的王雄逐漸被麗兒唾棄、引以為恥,王雄仍一心一意以他的方式對麗兒好,導致麗兒越加反彈,雙方關係越來越差,最後王雄半強迫麗兒接受他準備的金魚,麗兒不肯,一巴掌拍掉金魚缸,可憐的王雄跪在地上,用偌大的手掌捧著垂死的金魚走掉,從此原本沉默寡言的王雄更加一句話都不說,性情丕變,快速走向自殺之路。

這篇故事主要的感情糾葛只有兩人,王雄和麗兒。王雄向敘事者提到,他還在湖南湘陰老家時,母親為他從隔壁村莊買來一個十歲的小妹仔,小妹仔長得白白胖胖,是個傻氣又好吃懶做的丫頭,常惹王雄母親打屁股。無奈十八歲時,有次準備進城賣東西就被抓走去打日本鬼子,從此再也沒回家過。麗兒就是王雄對他十歲小妹仔的情感投射,一個四十歲的老實男人對十歲小學生的情感投射。喜妹只是搧風點火、無關緊要的角色。雖然故事末尾的描述沒明說,但合理懷疑王雄準備自殺之前報復喜妹對他的百般作對與嘲弄,對她非禮完才自殺:「那天早上,我們發現喜妹的時候,以為她真的死了。她躺在園子裡,昏迷在一叢杜鵑花的下面,她的衣裙撕得粉碎,上體全露了出來,兩隻乳房上,班班纍纍,掐得一塊一塊的瘀青,她頸子上一轉都是指甲印。同一天,王雄便失了蹤。」

依照故事的描寫,王雄是這個結構體系下的霸凌受害者。他十八歲時被國家霸凌,無緣無故被拖去打日本鬼子,從此再也沒見過家鄉老母,連最後一句話都沒有。到台灣後為了討生活,去敘事者的舅媽家當長工,是卑微的奴隸,除了日常粗活,還得承受小公主霸凌、看輕、鄙視,用之則來,揮之則去,毫無尊嚴。家裡另外一位女傭人喜妹,則是愛與老實的王雄做對,以看他尷尬的窘樣為樂,處處找他的碴。長期自卑、憤恨、失望等情緒累積下來,老實的王雄終於爆發,選擇跳河結束自己生命,實屬意料中的事。

〈那片血一般紅的杜鵑花〉全文:http://www.haodoo.net/?F=244&P=244-5

《從白先勇的〈那片血一般紅的杜鵑花〉談靈肉衝突與儒家身心和諧之學》:

  http://cgeweb.csu.edu.tw/aseip_folder/991lecture/20101005.pdf

廣告

About leeoxygen

吱吱喳喳,嚕嚕啦啦,嗯嗯啊啊.
本篇發表於 心情雜記, 人文學院 並標籤為 , 。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