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哥哥爸爸真偉大》

「進去丟卡忍耐ㄟ…」—這是媽媽的最後叮嚀。

火車站一大早就聚集了近百位理著光頭的年輕男子,有人朝氣蓬勃,有人兩眼空洞,有人凝望遠方,還有人把握時間抽最後一根菸。旁邊排班的計程車運將個個以「過來人」的眼神看著我們這群學弟,風涼說「現在剩一年而已,很快啦!」

第一天:忐忑不安

什麼都不知道,什麼都不會,耳朵拉長仔細聽每一個口令。「有戴耳環、項鍊的通通給我拿下來,阿嬤幫你求的平安符也一樣,告訴你們,在這裡只有我能保你們平安。」自稱賽德克巴萊的原住民班長如是說。戰戰兢兢和忐忑不安是每位入伍生的共同寫照,只是我比別人嚴重了些,深怕動輒得咎,讓自己「黑掉」或是害全班弟兄被連坐處罰,因此繃緊神經嚴陣以待。中午用餐每桌一鍋白飯自己添,我以為每人「規定」就是要吃一碗飯,不管餓不餓、吃不吃得下。因此渴到沒胃口的我硬是吞了一碗飯,也是入伍四天中唯一的一碗,到離開營區前沒再吃過一口飯。

下午和晚上在體檢和分發裝備中度過。第一次穿迷彩衣,第一次穿膠鞋,第一次知道鋼盆裡的牙刷牙膏和漱口杯要朝司令台擺放,好多好多的第一次,我努力學習、努力適應。趕、趕、趕,快、快、快,洗澡穿衣同時進行,管它是乾是溼,是骯髒是乾淨,先出來集合再說。小時候看的「報告班長」現在自己成了演員,感覺再真實不過。

第二天:現在時間洞五三洞,洞五四洞連集合場集合完畢

幾點起床沒太大差別,過去一年裡都是看到曙光才睡著。入伍第一夜睡了又醒,醒了又睡十幾二十次,其他人說了什麼夢話都清清楚楚,因為我只是躺在床上閉眼休息,不敢睡。早餐是白開水配白饅頭,不是伙食不好,而是只吃得下這些。

經理班長今天持續分發裝備,其他班長負責基本口令與規矩教導,我努力一次就做對,一次就記起來。突然連長集合講話,「昨天本連有位睡上鋪的下床不踩好用跳的,結果滑倒撞到內務櫃,肩膀粉碎性骨折,現在在醫院開刀,誰要是敢再給我用跳的下來試試看!」我內心OS:「那個鐵塊突出物實在有夠難踩,我也跳過一次,還好沒事。」晚上是幹部介紹與肝膽相照,我資質駑鈍,無法一次把十幾位幹部名字和長相記住,只能區分跟我一樣的二等兵和幹部班長,還搞混輔導長與心輔士。

第三天:802一日遊

今天有三台遊覽車的人要轉診,從骨科、胸腔內科、心臟科、神經外科到精神科,什麼都有,什麼都不稀奇。我那個科只有四個人,所以早早就看完,剩下的時間都在休息室等其他人。中餐和晚餐都在醫院的便利商店解決,吃了兩天軍中伙食,看到便利商店的食物,腦中浮現 ambrosia 這個字,原義是希臘羅馬諸神吃的食物,現引申為「珍饈美饌」。

回到營區已是洗澡時間,匆忙梳洗完立刻向其他班兵打聽今天做了什麼事,發了什麼東西,想著要怎麼彌補今天因為外出轉診漏聽的訊息,緊繃的心情更加焦慮。對了!今天要洗澡時發現公發三條白毛巾都不翼而飛,緊急向隔壁床求救,非常感謝他願意施捨一條給我。要送繡迷彩衣的時候,賽德克巴萊班長看我手忙腳亂,還叫我放輕鬆不要緊張,非常感謝他的體貼。

第四天:離營,北上818

再怎麼身心俱疲也要撐下去。早上人手一把T65K2步槍學習大部分解,我拆解兩次確定記住步驟後,就把槍讓給隔壁拿木槍的鄰兵練習。「上一動!」是整個早上基本教練重複最多的三個字,有人做不好就重來,做到全部人都正確為止。中午吃飯許多人手抖得嚴重,我也是,但更受不了的是緊繃的心情和完全沒食慾,只想不斷灌水。

覺得有點撐不住了,為避免拖累團體進度,我自行利用午休時間向幹部反映。從連輔導長到營輔導長到副連長,談了一整個下午,POA很努力想幫我,但我知道他有許多考量,也很掙扎。最後決定送818,期間POA不斷打電話聯絡,向家長說明狀況也通報上級長官。

傍晚時分,幹部通知我回寢室收拾個人行囊,換便服準備前往818。先去醫務室向醫官拿三聯單,兩位幹部班長隨即陪我連夜搭客運北上。之後的三個禮拜都在818度過,直到驗退程序走完。

廣告

About leeoxygen

吱吱喳喳,嚕嚕啦啦,嗯嗯啊啊.
本篇發表於 心情雜記。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